风和日暖

锦觅真的是个好姑娘

锦觅送旭凤的定情信物是自己的一瓣真身,为了他花神也不当了。旭凤说那晚是他冒犯了,她却说我们是共犯。她在爱情上和旭凤真的是一模一样了,爱就爱得真挚热情轰轰烈烈,没有谁亏欠谁,天大的责任都一起担。

花絮里那段,她应该是彻底绝望了,捏碎的不是仙元就是这瓣真身了吧,想想她捏碎的那一刻,漫天飞舞的都是带血的霜花,真的是虐得撕心裂肺鲜血淋漓。

不知道那个时候旭凤清不清楚锦觅送他的信物是自己的真身。

不过你们神仙送定情信物都这么生猛的么?一个拔羽毛,一个拔花瓣(这都相当于一条大腿了吧。)

【铁盾推文】DAY2

今天

推荐几篇Tony男友爆表的文。

1、【铁盾】是鹰眼不是钛合金眼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9231&mobile=2

简介:Steve“喝醉了”。

这篇文真炒鸡炒鸡甜,“喝醉了”的队长又甜又粘人像个五岁的小朋友,Tony苏破天际男友力max,摸头杀亲头发,温柔地问Steve“头疼不疼”,陪他看花木兰,围观群众鹰眼先生都要瞎了23333333333

2、【铁盾】All that I am by vilyafish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6771&highlight=All%2Bthat%2BI%2Bam&mobile=2
ABO设定,双向暗恋,队长一直以为自己是Beta,但在一次战斗中突然发情才发现原来自己是个Omega。文里铁盾两人一直都很暧昧但谁都没捅破窗户纸。比如Tony的想法一直是【Omega或者Beta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他们都不是Steve Rogers。】

我最感动的地方就是发现队长是O后,当别人都在担心性别问题会影响他领导复仇者时,Tony一直很坚定地支持着队长,那种对队长完全的信任和尊重看得我都快哭了。

【“他是否能领导这个团队跟他是Beta还是Omega,或者是Alpha有必然联系吗?你们不相信他没关系,我相信他——”Tony侧目看向Bruce,“而且我会陪着他。”】

这男友力你们品品😭😭😭😭😭😭

3、【铁盾】Blinded By Love by vilyafish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5090&mobile=2

ABO设定,队长失明梗。依旧是秃太的文,秃太真乃我铁盾圈女神,每天吹一百遍都不够。在这篇文里你会看到一个感动全美的Tony·完美男友·Stark。

围观群众Banner表示:“介于你这几天的表现,如果有个‘最佳男友’之类的比赛,我想你这会儿已经夺魁了。”

鹰眼聚聚:“我也想瞎一回。”

————————————————————————

欢迎大家看完一起讨论呀❤️❤️❤️❤️❤️


【铁盾|推文】DAY1

萌铁盾很久了,想把这些年看过的很喜欢的文和大家分享一下。不定期更新,每次推文数量不确定(不要打我)


Bulletproof by foxxcub(铁盾,鹰探,AU,NC17)


简介:
Steve Rogers十五岁时暗恋过Tony Stark.
到了二十岁,他(差不多)放下了这件事。然后他就变成了Tony Stark的炮友。


http://www.mtslash.net/thread-52420-1-1.html


校园AU,双向暗恋,炮友变男友梗。有微量探鹰但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这篇文里铁盾两人都在“我想当你男友但我觉得你应该是把我当炮友我也不敢相信你爱我,所以我除了have sex with you 什么都不敢说不敢做不敢跨出炮友的界限。“中无限纠结。译者大大翻译得特别细腻自然,文中对两人的感情描写真的能让我感同身受,特别是Steve找Tony摊牌两个人表明心意那段看得我眼泪都要出来了。爱看这种梗的妹子们一定不能错过这篇文啊!!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刹那间澈净明通
成为我所向披靡的勇气和惶恐

“Mr stark.”

“Captain.”

不服输的铁盾女孩还能撑到复联4。

求助

请问哪位大大有徐行良的cut啊,有的话可以分享一下吗?感谢🙏🙏🙏🙏🙏🙏🙏🙏🙏🙏

计划是三篇超凯和淼川三十题,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工程量了,但我会尽最大努力去完成它【握拳】

【淼川|恋爱三十题01】无声的注视



想写淼川很久了,今天熬到大半夜总算是写出来了。


OOC有,锅都是我的,他们是属于彼此的。能不能凑满三十题看缘分。


求大家给我多多的评论小红心小蓝手,爱你们。


-----------------------------------------------------------------------------


无声的注视

 

罗淼觉得唐川犯困的样子特别有趣。

 

他手里这桩案子已经查了整整四天了,从立案侦查到今天终于将凶手缉拿归案他们整队人几乎没合过眼。案子现在虽然是查完了,但还有一堆收尾工作要处理,罗淼大小也是个领导,这些工作自然而然就落到了他的头上。他向来不喜欢放任工作堆积,当代年轻人中常见的拖延症在二十郎当岁精神饱满工作积极的罗警官身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迹象,于是他干脆强打起精神准备一次搞定所有工作然后一身轻松地回家补觉。

 

唐川是查案中途被罗淼拉来帮忙的。他虽然没有像其他警员那样连轴转,但也一直没能好好休息。罗淼知道他的作息时间一向很规律,十点半睡六点起晚上九点半准时犯困。罗淼一开始怕他休息不好回头上班的时候犯头疼,于是让他不用在这儿陪他赶紧回家睡觉。但是唐川没答应,他只是摆摆手说没事儿反正他明后天休假有的是时间补觉。然后他就从公文包里拿出厚厚的一沓资料摊在办公桌上看了起来。罗淼看着他认真阅读时低垂的眉眼,心里忽然有点儿说不出的小感动。

 

这会儿是凌晨四点五十,穿着笔挺的西装马甲的唐教授正半个身子陷在罗淼办公桌前的转椅里脑袋一点一点往桌面上垂瞌睡打得昏天地暗。眼看脑门儿就要撞上桌沿,罗淼站起身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唐川的脑袋。这是他第三次于危难之际挽救了一颗天才的脑袋,罗警官没忍住在心里喊了声“耶!”。


唐川从半个小时前起就进入了这么一个状态。罗淼怕他磕到自己于是每隔个几分钟就要抬头看他一眼,偶尔还会冲着对方熟睡的脸发会儿呆。

 

眼前的青年睡着时眉头舒展呼吸平缓,平时总是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有几绺耷拉了下来挡住了额头,端正英俊的面容在灯光下安宁得近乎天真。两条细小的纹路静静伏趴在他的眼角,无声而温柔地昭示着青年前三十四年的人生,那是罗淼同学不曾经历的光芒万丈,少年罗淼无法感同身受的孤独沉寂以及全部归属于罗警官的柔软温情。他以和罗淼完全的不同的方式过着自己的人生,他们的生命轨迹本该在短暂相交后各奔东西却在最终以一种平凡而浪漫的方式紧紧交织在了一起。

 

此刻万籁俱寂,整座城市都仿佛陷入了沉睡一般,时钟的指针指向下一个数字,门边的饮水机咕嘟作响,电脑主机发出运作的响声。罗淼就那样坐在那里安静地注视着唐川,胸腔里忽然翻涌不止的感情涨得他眼眶发热,他忽然很想拥抱面前这个沉睡着的青年,他想亲吻他,想跟他说很多很多或笨拙或肉麻的情话。

 

他想告诉他,他有多么爱他。

 

唐教授六点的手机闹钟如期而至。

 

唐川醒来的时候发现罗淼正在收拾桌子。他有些僵硬地扭动了一下脖子,随之而来的酸痛激得他头皮发麻。

 

“做完了?”

 

“嗯。”罗淼把桌上的资料收进抽屉里锁好然后走到唐川身边。

 

“走吧。”他朝唐川伸手把他从座椅上拉起来,“等我把案卷还了咱们就回家。”

 

他们并肩走出警局,天刚蒙蒙亮,街边的几个早餐摊已经开始做生意了,车辆行人陆续经过,几只麻雀停在电线杆上,这座城市正在渐渐醒来。

 

“罗淼,以后在家里屯泡面别买酸菜味的了,”唐川忽然转头看他,“你昨天给我的那个不好吃。”

 

“好。”罗淼给他拍了拍袖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蹭到的墙灰,他抬起头,眼神里露出一点温柔的笑意,“听你的。”

 

回到家的时候罗淼已经困得眼冒金星了。他脱了外套打着哈欠问能不能申请先睡觉再洗澡。

 

“可以。”唐川在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掀被子翻身上床了,他半张脸都埋在枕头里,一只手举起来有气无力地摆了摆然后瓮声瓮气地说,“床单你洗。”

 

罗淼钻进被子里贴近青年瘦削的背脊,温暖而熟悉的体温让他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他低头亲亲对方的肩膀轻声说,唐老师。

 

房间里安静温暖,青年的呼吸声绵长平缓。

 

我爱你。


教授出车祸的时候,罗警官真的吓到喊“唐川”都喊破音了2333333333333

【超凯|骨科组】自欺欺人

没有粮只好自己写了。憋了半天憋出来这么一篇短得不能再短的超凯,说它是文我都不好意思。

流水账,文笔差,语言极不流畅,OOC,锅都是我的。

-----------------------------------------------------------------------

周超大学的时候被系花追过。

系花星期一递给他瓶可乐请他帮忙开个瓶盖星期二三问他借笔记本星期四推着泄了气的轮胎的自行车问周超能不能送她回家星期五带着厚厚的一本书来问他高数题星期六约他到图书馆自习。星期天的时候周超带着前一天系花偷偷夹在他书里的情书把人约出来聊了二十分钟,等到星期一他和系花在走廊上遇见,对方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周超后座的一个哥们儿问他怎么这么不识好歹把人家全系男生捧在手里的女神都给拒绝了,难道仙女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缺点?

周超停下算物理题的笔摇头笑了笑,没有,这女孩儿挺好的。

他偏头望向教室窗外的大海,几只海鸥在灯塔边打转,岸边停靠着数不清的船,深色的浅色的打渔的捞垃圾的,各种各样随着海浪翻涌错落有致地起伏。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寻找。

上课铃忽然响了,他把目光收回来,继续做那道物理题。

“周超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对不起。”

“我哪不好吗?”

“不是,你挺好的,就是我现在还不想考虑这些,你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她个儿不够高眼不够大手指不够细不够长,脾气太温柔不喜欢坐船讲故事也不够好玩儿。

真的吗?

他想到了很多很多理由,那些或正常或荒诞理由组合在一起变成了回忆里随着岁月流逝不但没有逐渐淡去反而历久弥新的一个个小细节。它们是小时候他每一次哭着说“想妈妈”时低声安慰他说“哥哥在这里”的温柔稚嫩嗓音;是初中被校外的小混混招惹时挡在他前面被打得头破血流也不肯求饶的背影;是十五岁下海玩水后半夜发高烧浑身发抖说胡话时那个紧紧拥抱着他的人的怀里的温度;是他第一次在海边送那个人离开时扑面而来吹得他眼眶发烫的海风;是每一次久别重逢后他跳到那个人的背上贴近对方脖颈时感受到的冷硬气息。

这些细节勾勒出一个渐渐清晰的轮廓,那是他一半的生命。

他不敢告诉别人,更不敢告诉自己。

只好,自欺欺人。


                                                                   -End-

                                                                    2018.2.6



-----------------------------------------------------------------------


暴风哭泣式求投喂求评论❤️❤️❤️❤️❤️❤️❤️




脑洞

想看阿超惹哥哥生气的时候哥哥肺都要气炸了又不舍得动手揍弟弟,最后只能咬牙切齿地骂一句“小混蛋。”

想看搜身游戏的限制级版,黑暗逼仄的小巷,衣物的摩擦声,肢体碰撞发出的闷响,手铐合上的“咔嗒”声,压抑的恼怒的低斥和交错响起的浑浊粗重的喘息声。

想看哥哥被弄疼的时候破口大骂:“周超我操你大爷,你轻点能死是不是?”

阿超笑嘻嘻地凑上去亲亲哥哥汗湿的鬓角说:“哥哥你等等,一会儿就不疼了。”

想看兄弟反目后的船戏,阿超的动作带着刻骨的恨意,他想要弄疼周凯,想听他强忍疼痛时发出压抑的闷哼。他越痛他心里就越恨,恨得自己的眼眶也忍不住发热,可看到他忍痛的样子他心里又忍不住得发疼,他恨他的忍耐也恨自己的心疼。GC的时候他盯着周凯被逼得通红的眼角,忽然间周凯伸出手碰了碰他的眼角,眼神温柔而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