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和日暖

【超凯|骨科组】自欺欺人

没有粮只好自己写了。憋了半天憋出来这么一篇短得不能再短的超凯,说它是文我都不好意思。

流水账,文笔差,语言极不流畅,OOC,锅都是我的。

-----------------------------------------------------------------------

周超大学的时候被系花追过。

系花星期一递给他瓶可乐请他帮忙开个瓶盖星期二三问他借笔记本星期四推着泄了气的轮胎的自行车问周超能不能送她回家星期五带着厚厚的一本书来问他高数题星期六约他到图书馆自习。星期天的时候周超带着前一天系花偷偷夹在他书里的情书把人约出来聊了二十分钟,等到星期一他和系花在走廊上遇见,对方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周超后座的一个哥们儿问他怎么这么不识好歹把人家全系男生捧在手里的女神都给拒绝了,难道仙女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缺点?

周超停下算物理题的笔摇头笑了笑,没有,这女孩儿挺好的。

他偏头望向教室窗外的大海,几只海鸥在灯塔边打转,岸边停靠着数不清的船,深色的浅色的打渔的捞垃圾的,各种各样随着海浪翻涌错落有致地起伏。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寻找。

上课铃忽然响了,他把目光收回来,继续做那道物理题。

“周超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对不起。”

“我哪不好吗?”

“不是,你挺好的,就是我现在还不想考虑这些,你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她个儿不够高眼不够大手指不够细不够长,脾气太温柔不喜欢坐船讲故事也不够好玩儿。

真的吗?

他想到了很多很多理由,那些或正常或荒诞理由组合在一起变成了回忆里随着岁月流逝不但没有逐渐淡去反而历久弥新的一个个小细节。它们是小时候他每一次哭着说“想妈妈”时低声安慰他说“哥哥在这里”的温柔稚嫩嗓音;是初中被校外的小混混招惹时挡在他前面被打得头破血流也不肯求饶的背影;是十五岁下海玩水后半夜发高烧浑身发抖说胡话时那个紧紧拥抱着他的人的怀里的温度;是他第一次在海边送那个人离开时扑面而来吹得他眼眶发烫的海风;是每一次久别重逢后他跳到那个人的背上贴近对方脖颈时感受到的冷硬气息。

这些细节勾勒出一个渐渐清晰的轮廓,那是他一半的生命。

他不敢告诉别人,更不敢告诉自己。

只好,自欺欺人。


                                                                   -End-

                                                                    2018.2.6



-----------------------------------------------------------------------


暴风哭泣式求投喂求评论❤️❤️❤️❤️❤️❤️❤️




评论(2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