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和日暖

【淼川|恋爱三十题01】无声的注视



想写淼川很久了,今天熬到大半夜总算是写出来了。


OOC有,锅都是我的,他们是属于彼此的。能不能凑满三十题看缘分。


求大家给我多多的评论小红心小蓝手,爱你们。


-----------------------------------------------------------------------------


无声的注视

 

罗淼觉得唐川犯困的样子特别有趣。

 

他手里这桩案子已经查了整整四天了,从立案侦查到今天终于将凶手缉拿归案他们整队人几乎没合过眼。案子现在虽然是查完了,但还有一堆收尾工作要处理,罗淼大小也是个领导,这些工作自然而然就落到了他的头上。他向来不喜欢放任工作堆积,当代年轻人中常见的拖延症在二十郎当岁精神饱满工作积极的罗警官身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迹象,于是他干脆强打起精神准备一次搞定所有工作然后一身轻松地回家补觉。

 

唐川是查案中途被罗淼拉来帮忙的。他虽然没有像其他警员那样连轴转,但也一直没能好好休息。罗淼知道他的作息时间一向很规律,十点半睡六点起晚上九点半准时犯困。罗淼一开始怕他休息不好回头上班的时候犯头疼,于是让他不用在这儿陪他赶紧回家睡觉。但是唐川没答应,他只是摆摆手说没事儿反正他明后天休假有的是时间补觉。然后他就从公文包里拿出厚厚的一沓资料摊在办公桌上看了起来。罗淼看着他认真阅读时低垂的眉眼,心里忽然有点儿说不出的小感动。

 

这会儿是凌晨四点五十,穿着笔挺的西装马甲的唐教授正半个身子陷在罗淼办公桌前的转椅里脑袋一点一点往桌面上垂瞌睡打得昏天地暗。眼看脑门儿就要撞上桌沿,罗淼站起身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唐川的脑袋。这是他第三次于危难之际挽救了一颗天才的脑袋,罗警官没忍住在心里喊了声“耶!”。


唐川从半个小时前起就进入了这么一个状态。罗淼怕他磕到自己于是每隔个几分钟就要抬头看他一眼,偶尔还会冲着对方熟睡的脸发会儿呆。

 

眼前的青年睡着时眉头舒展呼吸平缓,平时总是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有几绺耷拉了下来挡住了额头,端正英俊的面容在灯光下安宁得近乎天真。两条细小的纹路静静伏趴在他的眼角,无声而温柔地昭示着青年前三十四年的人生,那是罗淼同学不曾经历的光芒万丈,少年罗淼无法感同身受的孤独沉寂以及全部归属于罗警官的柔软温情。他以和罗淼完全的不同的方式过着自己的人生,他们的生命轨迹本该在短暂相交后各奔东西却在最终以一种平凡而浪漫的方式紧紧交织在了一起。

 

此刻万籁俱寂,整座城市都仿佛陷入了沉睡一般,时钟的指针指向下一个数字,门边的饮水机咕嘟作响,电脑主机发出运作的响声。罗淼就那样坐在那里安静地注视着唐川,胸腔里忽然翻涌不止的感情涨得他眼眶发热,他忽然很想拥抱面前这个沉睡着的青年,他想亲吻他,想跟他说很多很多或笨拙或肉麻的情话。

 

他想告诉他,他有多么爱他。

 

唐教授六点的手机闹钟如期而至。

 

唐川醒来的时候发现罗淼正在收拾桌子。他有些僵硬地扭动了一下脖子,随之而来的酸痛激得他头皮发麻。

 

“做完了?”

 

“嗯。”罗淼把桌上的资料收进抽屉里锁好然后走到唐川身边。

 

“走吧。”他朝唐川伸手把他从座椅上拉起来,“等我把案卷还了咱们就回家。”

 

他们并肩走出警局,天刚蒙蒙亮,街边的几个早餐摊已经开始做生意了,车辆行人陆续经过,几只麻雀停在电线杆上,这座城市正在渐渐醒来。

 

“罗淼,以后在家里屯泡面别买酸菜味的了,”唐川忽然转头看他,“你昨天给我的那个不好吃。”

 

“好。”罗淼给他拍了拍袖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蹭到的墙灰,他抬起头,眼神里露出一点温柔的笑意,“听你的。”

 

回到家的时候罗淼已经困得眼冒金星了。他脱了外套打着哈欠问能不能申请先睡觉再洗澡。

 

“可以。”唐川在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掀被子翻身上床了,他半张脸都埋在枕头里,一只手举起来有气无力地摆了摆然后瓮声瓮气地说,“床单你洗。”

 

罗淼钻进被子里贴近青年瘦削的背脊,温暖而熟悉的体温让他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他低头亲亲对方的肩膀轻声说,唐老师。

 

房间里安静温暖,青年的呼吸声绵长平缓。

 

我爱你。


评论(9)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