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和日暖

存脑洞

他忽然发现她的头发又短了点,昏暗的灯光下只能隐约看到耳朵后面的一点青皮。鬼使神差地,他屈起食指在那上面蹭了蹭,粗糙的发茬儿刺得他有点儿痒,从指腹痒到心里。她的身体僵直了一秒,快得他几乎感觉不到,就立刻起身从茶几上拿了瓶啤酒不动声色地避开了他的手。他忽然意识到,这个动作对于他们来说似乎太过亲密,这样近似情人之间的亲昵不应该存在于他们仅限于互相寻求身体上欢愉的关系中。

评论